溫馨提示
防火安全
承包百畝山林做寵物墓地
寵物主人擲萬元安葬寵物
老教授花十萬給愛狗辦葬禮...
寵物天堂公墓免費為低保家...
其他城市寵物墓地
愛你的寵物一直到老 莫斯...
更多>>     
寵物名稱:
區:
排:
號:
 
區:
排:
號:
 
電話:13717559988
      010-60771455
      010-62274045
郵箱:pettt66@126.com
聯系人:陳少純
聯系地址:
北京市馬池口鎮白浮泉村村東
詳細信息>>
寶寶媽媽的兒子 今...
戛納,你在天堂一定很...
多多今天是你離開我們...
多多,對不起,本來應...
多多,你好吧,前天我...
多多,昨天是你的“頭...
親愛的緣緣寶貝,你知...
更多>>

 

 
 
歡迎光臨北京百福寵物天堂動物安葬中心。免費為低保家庭和愛心領養者提供寵物墓地   寵物網上祭奠登陸時注意: 寵物名字按登記表填寫的為準. 從2013年6月21日起,認養樹木(一塊墓地)費調整為2000元一5000元。尊敬的客戶您好:我單位接到消防部門防火安全通知,為了消除火災隱患,請及時拆除自建房屋及塑料花等裝飾物。寵物墓地使用費到期未交視為自動放棄,由寵物天堂處理。謝謝合作。從2017年1月1日起,使用費調整為一塊地一年100元。重要通知:路線圖中八達嶺(京藏)高速原14科技園出口現已改為28(科技園)白浮泉出口,望大家相互轉告,謝謝!   

寵物公墓:都市的溫暖與孤獨
 

寵物公墓:都市的溫暖與孤獨

他們是獨居的空巢老人、沒有孩子的夫妻、兼顧工作與家庭的中年主婦、遠離家鄉的外來打工者、沒有兄弟姊妹的獨生子女⋯⋯他們鄭重其事地把愛寵葬進墓地,成為現代城市的另類情事

寵物公墓在各大城市興起

寵物公墓在各大城市興起

文/蔡雙燕(特約撰稿)這時,一只狐貍出現了。“來和我一起玩吧,”小王子說,“我現在很傷心。”

“我不能和你玩,”狐貍回答,“你還沒有馴養我。”

——圣·埃克蘇佩里《小王子》

車從水泥路拐進一片林地——位于北京大興東中堡村北的寵物天使園。遠處樹下一只黑色小狗躁動起來,“汪、汪”高叫著,不停地撲騰,試圖掙脫脖子上的鏈子。“木耳,你好嗎?”郭晉和孟丹像老朋友一樣打著招呼迎過去。

林地靠近中央的地方,木柵欄圍起一片四方形,裝飾著人工草坪。正中間是一塊黑色的大理石墓碑,刻著:

巴蒂 我們永遠愛你 爸爸 媽媽 奇奇 杰克 六順 2009.1.8

郭晉和孟丹失去自己的狗巴蒂,是一個平常的冬日。那天,像其他工作日一樣緊張、忙碌。孟丹打電話聯系客戶,郭晉設計網站。他們既是夫妻,也是工作搭檔,自己的公司注冊不久,不得不全部精神應付工作。他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,沒有和自己的狗去河邊曬太陽了。

下午三點,夫妻倆起身,上了客廳拐角的樓梯。僅容一人上下的樓梯,斜斜地通向天花板。樓梯盡頭,靠墻有一扇小玻璃門,門外是樓頂的露臺。白天,家里的4條狗都在那兒活動。三只哈士奇,西伯利亞雪撬犬——大杰克,奇奇,還有它們的女兒六順已經在玻璃門后吼叫。

巴蒂七歲了,有著美卡犬標準的圓圓大頭、長長的卷毛耳朵、一雙純真的大眼睛。郭晉拍了拍巴蒂的頭,注意到它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層白色的膜,巴蒂瘦了⋯⋯

冰箱里已經空了,兩人決定出去采購。一個小時后,回到自己的家,孟丹在樓下整理購物袋,郭晉去放狗,門一開,大杰克歡快地從樓梯上竄下來,緊接著是奇奇、六順兒。奇怪,沒有巴蒂。

天臺上靜悄悄的⋯⋯郭晉有了一種不祥的感覺,“上去看看。”他翻身上了天臺的第二層,轉過一個拐角。巴蒂躺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聽到郭晉的喊聲,孟丹飛快跑上天臺,只見巴蒂橫臥在郭晉的懷里,頭無力地垂下來。巴蒂陪伴了他6年,見證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時光,他早已習慣它的存在⋯⋯他在房間里轉來轉去,狠命地敲打自己的頭,一只手重重打在門把手上,裂開了一道血口子。他開始哭泣。

“讓這里看起來像個寵物樂園”

從市區向北,驅車兩個多小時,引水渠邊,一片很不起眼的楊樹林,那是北京昌平馬池口鎮百福寵物天堂動物安葬中心。

2009年3月底,北京的楊樹林還是光禿禿的樹梢。然而,每天會有三三兩兩的人,來這里替自己的寵物掃墓。

墓區分為四片,稍早一點的是鐵灰色的中式立碑,后來的換成了西式的大理石墓碑。每一個都用小柵欄圍起來,裝飾著大紅、粉紫、金黃的絹花,深綠色的人工草坪。有的還用玻璃整體罩上,鑲嵌上金蓮花,柵欄門口擺上兩尊白象。玩具骨頭,小布熊,花皮球,隨處可見。碑上刻著“笨笨”“大黑”“球球”“臭臭”這樣的名字,貼著的照片,是可愛的貓貓狗狗,甚至還有鴨子和狒狒。它們和主人生活短的幾個月,長的有二十多年。

“這只貓活了26年,主人是一對老年夫婦。老太太都八十多歲了,每次她起不了床,這貓就會去叫老頭幫忙。貓走了,老太太哭得很傷心。”守墓的張師傅說。

幾乎每塊墓碑都寫著:我們愛你。還有很多墓碑上印有主人撰寫的紀念詞。一篇這樣寫著:逢于麻省水府,別在京都康城,同行千萬里⋯⋯能夠揣測出這只狗和主人共同穿越了半個地球。一對商人夫婦寫道:你的頑強激勵著爸媽努力的工作和用心的生活。一位主人還專門請來僧人念經超度。

“這些動物和自己的主人有很深的感情,就像家里的一個親人一樣。它們走了,誰也不忍心隨意拋棄。我來做寵物墓地,讓他們有所寄托,得到安慰。”墓地的經營者陳少純說。

9年前,看到有人把死去的小狗扔到垃圾箱里,“這樣既不環保,也不尊重動物。”陳少純想到了用自己承包的林地來安葬寵物,“既環保又可以促進林木生長,還可以給人們一個懷念寵物的地方。”他在互聯網上發帖,稱只要花一百元認養一棵樹,就可以安葬寵物。第一個來埋葬愛犬的是一位女白領,她遲到了一個多小時,因為太難過,她開車時走神,和別人發生了剮蹭。

第一年,林地里埋下8只寵物,第二年15只,第三年20多只。越來越多的人向他咨詢寵物墓地的事情,陳少純改變了想法,決定把寵物墓地做成一個長期的經營項目。但在申請營業執照時遇到了麻煩。“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行業。”工商局的工作人員說,他們要陳少純到民政局和畜牧局去問問,看是否需要他們審批。找到民政局,人家說:人的殯葬歸這兒管,動物的我們不管。找到畜牧局,人家說:活的我們管,死的我們不管。申請執照歷時幾個月,最后,陳少純以國家法律并未明確禁止為由,獲得工商局批準。

“我們做得比較早,但并不是第一個拿到營業執照的。之前還有一家,我們之后,也有一些獲得了審批。”

他所說的第一家,是北京博愛伴侶動物安葬服務中心,設置在北京小動物保護協會的基地里,同樣是私人經營,面積不大。

寵物墓地自此開始在北京零零散散出現,大部分集中在北京北城的昌平,少部分在北京南城的大興。這些墓地地處偏遠,條件簡陋,但發展速度驚人。

不到三十的張秋生,去年在北京大興租了一片廢棄的桃園,經營起自己的寵物墓地。開業不到一年,已經接收了近一百個客戶。“我計劃在這里建一個荷花池,再多栽些樹,讓這里看起來像個寵物的樂園。”他說。

她知道了他有條叫巴蒂的狗

在北京這個城市,郭晉和孟丹代表了一個龐大的群體:遠離家鄉、獨自在外打拼的年輕人。

郭晉來自四川盆地西部一個小城,孟丹生長在天津。他們的緣分是從郭晉的狗巴蒂開始的。

2002年夏天,大學剛畢業的郭晉,住在蘇州城一條老舊的小巷里。小房間的地板下是潮濕的泥地,地板有好幾處漚壞了,一不小心會踩出一個洞。

郭晉的專業是醫學。在大學里,他組織過搖滾樂隊。畢業前去醫院實習,兒科病房住了好些患腫瘤的孩子。昨天這個孩子還在,今天去查房,可能就沒了。一次,在衛生間里,郭晉看到一個父親失聲痛哭,那個抽泣的背影讓他難以自持。“作為一個醫生,每天都要面對這種情況。救不了病人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,對我來說,太殘酷了。”

郭晉放棄了醫生志向,轉向互聯網行業,但沒有公司愿意錄用他。那些日子,郭晉吃著泡面找工作,獨自面對壓力、焦慮、壓抑、孤獨和悶熱的天氣。

巴蒂是郭晉唯一的伙伴。每天,聽到主人開門的聲音,它就立刻竄到門口,搖著尾巴,一頭撲進主人懷里。“在一個陌生的城市,每天回家有人迎接你,這種感覺太溫暖了。找了兩個多月,一家臺灣人開設的幼兒早教機構聘用了郭晉,負責設計網站和宣傳資料,還有些雜七雜八的工作,如接待家長,給小孩子買蛋糕,買餐盒什么的。

“有一次,差不多有40度,老板讓我出去買餐盒。我買了兩百個餐盒,沒法騎車,只能用兩只手扛著走,后來實在太渴了,路過一個小區門口,那里有一家雜貨店,我想進去買冰淇淋吃,門衛竟然不讓我進去。”

郭晉心情不好,巴蒂便趴在一邊,時不時看看主人。郭晉說,它無邪的眼神,給了他莫大的安慰。一年后,郭晉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到技術部經理。2003年年底,在公司頒獎的年會上,郭晉這個扎著長辮子、穿著T恤和破牛仔褲的年輕男人走上領獎臺。他得了公司網站設計比賽的全國第一名。

“挺另類的。”坐在臺下的孟丹想。

孟丹在北京總部負責市場運營和產品培訓。有一天,她忙完工作,已經很晚,坐在辦公室,慣性地打開MSN。郭晉的頭像亮著。

“怎么你也沒走?”她敲下一行字。

“沒有。我在家。”

“你一個人嗎?”

“一個人,還有我的狗。”

她知道了他有條叫巴蒂的狗。他給她看巴蒂的視頻,她被逗樂了。孟丹很喜歡狗。第二天,孟丹忍不住在MSN上問:巴蒂怎么樣了,它好嗎?屏幕上,長發男郭晉抱著他的長毛狗巴蒂,沖孟丹招招手。他們有了共同的話題,共同分享的樂趣。巴蒂的淘氣和天真,拉近了兩個人的生活。

一年以后的冬天,郭晉請假從蘇州到北京來看望孟丹。中午,他拿出提前準備好的家鄉的海椒面,炸好辣椒油,調好作料,為孟丹做了一碗熱騰騰的醋澆面。“我覺得這碗面特別香,一個人在北京,還有人關心你。”女孩的心被徹底打動了。

那個雪夜,她和他一起在街邊漫步。她給他講她最喜歡的幾米漫畫。一個冰冷的、鋼鐵一樣的城市,有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,帶著各自的夢想,在這個城市里游走。

他決心到北京去。2004年臨近新年,郭晉帶著巴蒂擠進大貨車的駕駛艙。隆冬的大地,越往北,雪下得越大。駕駛艙里沒有取暖設施,寒冷和困倦折磨著車上的人。巴蒂仿佛明白主人的苦心,安靜地鉆在郭晉懷里。尿憋急了,它只是輕輕地咬咬主人的手。

夜里,郭晉幫司機下貨。巴蒂在一旁蜷縮著身體,凍得不停打寒戰。郭晉一咬牙,找來一瓶小二鍋頭,自己一半,一半給巴蒂,酒精下去,一股熱流升騰上來。三天后,一人一狗終于到了北京。

“爸爸”“媽媽”、巴蒂,一個新家誕生了。房子依舊是租的,在一個破舊的老居民區里,沒有陽臺,家俱也都是房東的。

郭晉被調到總部,職位降到最基層,工作得不到賞識,復雜的人際關系也讓郭晉有些不適。一段時間后,郭晉調到集團下另一家子公司當項目經理,郭晉請來朋友用好幾個月時間完成項目。不料公司告訴他,市場前景不好,這個項目的預算取消。承諾給朋友的報酬無法兌現,郭晉自己也不得不面對好幾個月領不到工資和無所事事的狀況。

兩個人開始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吵架。他不喜歡她事事講條理,她討厭他把臟衣服扔得到處都是。吵得厲害了,各自坐在一角,生悶氣。這時,巴蒂悄悄地爬出來,躡手躡腳到主人旁邊,用爪子輕輕刨刨這個,再刨刨那個。

日子在磕磕碰碰中過去了。

與寵物相伴的都市

有多少只寵物生活在北京城市當中?北京市小動物協會的調查顯示,北京市犬類動物的注冊量已超過60萬只,貓的注冊量也達四五十萬只。這意味著,至少有一百萬個家庭和寵物一起生活。這是兩年前的數據。實際的豢養可能遠遠超過這個數字。

在巴黎、東京、倫敦、香港,寵物墓地不是一個新事物。人們出于感情,也出于遵守規則。這些城市的法律對寵物遺體的處理有明確規定——寵物遺體必須火化,骨灰可安置在墓地中。北京并沒有這樣的規定,人們的此類行為主要出自情感。來埋葬寵物的人,有私營企業主、外企白領,也有普通的工薪族、退休教師、下崗工人。

電影《入殮師》有這樣一段臺詞:死可能是一道門,逝去并不是終結,而是超越,走向下一程,正如門一樣。在墓地工作的人,如同看門人。一年多時間,張秋生見證了很多人的眼淚和情感。

半年不到,薜巍已經第4次來掃墓。照片上的小點是一只普通的白色波斯貓,趴在薜巍肩上,懶洋洋的樣子。那時薜巍不到40歲,燙著卷發,微笑著。現在,她已經頭發斑白,小點和她一家人共同生活了20年。有一年夏天,全家人都睡著了,平時性情安靜的小點突然跳上床,拼命地把他們抓醒。睜開眼,已經是滿屋濃煙——毛巾掉到蚊香上,火苗躥起老高。如果不是小點叫醒他們,后果不堪設想。

最后兩年,小點連沙發都跳不上去。薜巍知道它已經很老了,這件事情沉甸甸地壓在她的心上。怎么送走小點?把它埋在小區的花園里面嗎?她否定了這個想法,盡管它只是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得貓,但它是家里的重要成員,不能隨便埋在什么地方。

炎熱的夏天過后,天氣很快冷下來,小點起不來,薜巍守護了它好幾天。她記得那是半夜一點,她把它摟在懷里。它的身體軟得像棉花,在她懷里睜開眼睛,隨后,頭耷拉下來。早晨,30歲的兒子打來電話:媽,把小點葬到寵物墓地去吧。這是他連夜在網上查到的。

他們給小點立了碑,樹起小柵欄。從此,這塊小方地成了薜巍新的牽掛和寄托。薜巍想它了,就去掃墓。“給它掃墓,不像到人的墓地有那種陰森壓抑的感覺,就像去看望自己的孩子似的,只想到它的可愛。這跟人不一樣,人之間沒那么單純,就算是自己的親人,也會鬧矛盾。”

76歲的秦阿姨總是一個人來。她的狗毛毛已經去世兩年,每次她依然淚流滿面,“我一天也忘不了它。這只狗太懂事了,別人對我說話大聲點,它都會沖他叫。”她嗚咽著,“非典時,到處都要抓狗,我們天天躲在家里,哪也不敢去,爺爺跟它說,毛毛,你不要叫,你一叫你的小命就沒了,它真的就不叫了。每天晚上悄悄帶它出去上廁所,它也不叫。你說它聰明不聰明?”

一位阿姨在小狗下葬時,反反復復問同一個問題:你確定它沒有呼吸了嗎,你確定它沒有心跳了嗎?就在前一天,張秋生接待了一對年輕夫婦。“他們本來已經自己葬了,就葬在家附近。回家后兩人同時聽到狗的叫聲,心里不安,又連夜送到我這里來。”“昨天一夜他們都沒有睡覺,就坐在車里抱著小狗。早晨那個男主人堅持自己安葬小狗,不讓我幫忙,他自己一鍬一鍬地填土。”

寵物墓地有專門的網站,可以在網上祭祀。每天都會有主人新加上去的留言:寶貝,你在這里開心嗎?周圍的小朋友越來越多嘍,你一定不孤單吧,天氣暖和了,要常常出來玩啊。

他們是獨居的空巢老人、沒有孩子的夫妻、兼顧工作與家庭的中年主婦、遠離家鄉的外來打工者、沒有兄弟姊妹的獨生子女⋯⋯他們鄭重其事地把愛寵葬進墓地,表達對這些忠誠陪伴他們的動物的感謝,即使它去了另外一個世界,似乎也依然在溫暖他們。

桃花樹下

2007年,巴蒂跟隨主人第5次搬家,這回不再是租房子。為了養狗,他們曾經住到一個帶院子的半地下室,但是,總有人不喜歡狗,要投訴。經歷了一段東躲西藏的生活后,夫妻倆決心買房子。新家在北京南郊的一個小鎮上,在這里,狗戶口比城里寬松,巴蒂有了北京戶口,再也不用擔心被打狗隊抓走。

郭晉依然記得那天,巴蒂靜靜地躺下了,像睡著了一樣。郭晉把它的每一根毛認真地梳理過,放在床前,哈士奇犬整齊地坐在旁邊,似乎在守護巴蒂,和它做最后的道別。第二天清晨,他們把它送到寵物公墓,葬在一棵桃花樹下。

Copyright 2004 北京百福寵物天堂動物安葬中心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馬池口鎮白浮村村東

24小時咨詢電話:13717559988
電話:010-60771455

京ICP備1101244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758號
網站地圖
臻惠美 臻惠美 臻惠美 佛教網 佛教網 1 2 3 4
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